这10位叫“建国”的朋友 都有着一段精彩的人生故事

原标题:我的10个叫“建国”的朋友

建国初期,我国不少家庭喜欢给孩子起名“建国”,叫着响亮又正气。随着时代变换,80后、90后,甚至00后中,依然有不少名字里带“建国”的。这带有时代印记的名字,在他们这里被沿用传承,寄托着家人的朴素期望。

我决定去拍拍那些叫“建国”的朋友。随着拍摄深入,我发现除了父母的期冀,孩子们也因“建国”二字时时约束并激励自己。比如,送外卖的牛建国觉得:“最起码,我不能当流氓,不能让警察抓了去。”

每一位平凡的“建国”,都有着一段精彩的人生故事。而他们的故事,也是我们的故事。

图文|季正

编辑|王恒婷

将足球从校园“四大害”变成了校园特色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80后

宁夏吴忠市黄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热闹非凡,一群挚爱足球的青少年,正在球场上追梦拼搏。“80后”校园足球教练牛建国,带着固原市回民中学初中队,前来参加今年的全运会。对这支队伍,牛建国很是得意,“这是我们的第二场比赛,第一场已经取得胜利了。”

2014年国家大力开展校园足球建设后,牛建国赶上了学校第一支足球队的组建,当时他是学校的体育老师。回想起来,当时学校的球场,连人工草坪都没有,且不说学生家长,就连学校的文化课老师,都认为孩子踢球会影响文化课成绩,组建足球队遇到的困难,是不可想象的。

当时,社会上很多学校都认为,足球、上网、打架、谈恋爱,是学校里的“四大害”,所以牛建国组建足球队时,学生家长和部分老师都不是很支持。无奈之下,学校团委发起了足球兴趣社团,报名的孩子也不多。没有孩子怎么办?牛建国只能在平时上体育课时,将发现身体素质比较好的孩子组织起来,东拼西凑,最终组建了校园第一支足球队。

有了足球队就要坚持训练,很多孩子因一时兴起参加,兴趣过了就退出了;还有一些孩子,因为家长和班主任认为踢足球影响文化课成绩,也不让参加了。按牛建国的话说,他一直在不断给学校老师、家长、学生做工作,又不断从学校发掘新的足球队员,才将足球队保留了下来。

现在4年多过去了,学校足球队已经发展到了100多名队员,取得的最好成绩是全国西北赛区第六名,学校也被评为国家足球特色学校。

4年里,学校初中学生60多名孩子特招进入高中,高中生有40多名孩子拿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,5名同学拿到了国际一级运动员证,10多名孩子特招进入大学学习……每每说起这些成绩,牛建国自豪无比。

我问建国为啥会取这个名字,他说自己的母亲是老党员,又是村主任,当初起这名是希望他能够为祖国建设做点贡献。很巧的是,牛建国的媳妇是十一国庆节出生,他一直认为,是自己的名字,招来了国庆生日的媳妇。

多次吓退小偷的“女汉子”门卫

姓名:马建国

年龄:50后

马建国,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“女建国”,父亲取名时觉得给女孩起男名好养活。这个男性化的名字,还曾经被马建国的闺蜜老公误会过。

七十年代知识青年下乡,当时马建国这一批35人中只有5个女的。当时下乡的主要工作就是挖沟、挖田。可能是名字的缘故,她总是被派往男同志的队伍,和男的干着同样的活,承担着同样的工作任务。四年下乡结束,大家评价马建国:顶天立地的“女汉子”。这个评价也影响着马建国的一生。

马建国30岁时,老公去世,为了生活一人打两份工。她一个人带着孩子,白天上班,晚上在学校看门,但从未把自己当作弱不禁风的女子。每天凌晨1点到3点,她都要在校园巡视一圈,因为这个时间段是小偷最猖狂作案的时候。

有一回,马建国正在巡视,看到学校卷帘门有20多厘米的缝隙,她立刻拎起铁棍冲了进去,看到一个男人蹲在树坑边准备伺机作案,她一声吼:“你干啥?”

男子有些胆怯地回答:“我转一转。”

马建国提高嗓门说:“大半夜有什么可转,学校有什么偷的?”

男子被吓得急忙说:“我走,你让我出去。”

马建国说:“你怎么爬进来,就怎么爬出去。”

马建国的乐观总会感染其他人,她那爽朗的笑声,总是回荡在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三小的每一角落。踏实硬朗的工作作风,使得30年了,学校都没有舍得换掉这位已60岁的女门卫。

暖心快递哥:送完外卖还帮顾客带走垃圾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90后

1995年出生的牛建国,干过汽车维修,在服装企业打过工,2018年从海原县一个山村来到银川,加入到外卖小哥的队列。

说起名字,牛建国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问过父亲为何给自己取名“建国”,既然叫了建国,就应该给国家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。牛建国说,不管天气多么恶劣,外卖骑手们风雨无阻为大家送去美食,可是,很多无厘头的差评和投诉,让外卖骑手寒心。有几次,他将外卖送到顾客家门口,顾客无缘无故不要了,或者不开门,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为外卖买单,还有顾客因饭菜不合胃口,给外卖骑手差评,这些都让骑手们很郁闷。

牛建国说,绝大多数顾客还是比较暖心的,天气寒冷的时候,外卖送到时,经常有顾客给他端来一杯热水,让他暖暖身子,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。

同事王师傅说,牛建国是个腼腆的孩子,虽不太会说话,但是个热心人。前几天,牛建国送外卖的路上捡到一个快件,他就按照收件人的地址送了过去,弄得收件人误以为外卖小哥兼职送快递了。他还经常帮顾客把垃圾从楼上带下来,外卖配送站已经接到好几次表扬他的电话了。

牛建国说,他今年24岁,从山区到城市打拼,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在城市里买房安家。

拒绝哈佛高薪邀请,坚持回国做研究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70后

我第一次见到牛建国时,他正在宁夏医科大学科技楼的实验室里,和弟子们研究脑神经的实验数据,建设这个实验室,是他梦寐以求的事。

1997年,牛建国毕业于宁夏医科大学,并于2005年在本校读完了硕士研究生。2006年在学校的支持下,牛建国去日本一所大学研修神经科学。在此期间,因个人能力出众和学习研究认真,日本大学的教授帮助他申请到日本政府奖学金。之后,经过4年苦学,牛建国拿到了博士学位证。

回国后,牛建国着手建立宁夏颅脑疾病重点实验室,经过两年的努力,他和宁夏医科大学校方启动了“宁夏脑计划”,并于2016年获得了自治区首批“十三五”重大专项的支持,这个计划,提前为国家即将启动的“中国脑计划”提供了一定的基础。

2015年,在美国芝加哥召开的一次世界神经科学会上,牛建国的日本老师和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交流科研成果,哈佛大学的教授对牛建国在日本完成的实验数据和成果非常感兴趣,邀请牛建国去美国哈佛大学帮助他完成一项研究工作。2016年,牛建国前往美国哈佛大学,再次踏上求学之路。两年后,哈佛大学的教授想让他留在美国,提出帮助他办理签证、提高工资待遇等,但被他拒绝了,“谢谢,我要回到祖国。”

因为有了美国和日本的留学经历,经常有医院邀请牛建国去工作,且待遇可观,但他都没有去。牛建国说,他是宁夏人,是宁夏医科大学培养了我,我要将我所学的知识,在自己的母校传授给更多的学子,为家乡的医疗建设出一把力。

“岩画就是我的孩子”

姓名:张建国

年龄:70后

初识张建国是在2012年,当时我和同事跟着他在贺兰山苏峪口进行岩画普查。

那天我们刚走进苏峪口一个沟口,就发现了一块能搬动的岩画,是一幅“羊”的图案。张建国将其装进背包继续前行,走了10多分钟,又发现一块上面有“马”的岩画,张建国和同事决定将它们带回馆里。

两块大概70斤的岩画,普查队员们轮流作业,一会儿抱在胸前,一会儿背到后背,当天普查工作结束,岩画被队员们搬回了岩画馆。张建国说,能搬动的岩画一定要及时带回,避免丢失和损坏。我们在岩画馆里看到的各种各样的岩画,每一块都有他们的汗水和艰辛。

2001年从宁夏大学历史系毕业,张建国就来到贺兰山岩画管理处工作,至今已经第19个年头了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和岩画打交道,先后组织参与贺兰山东麓银川市境内12个山口的岩画野外调查工作,行程近万公里,在贺兰山众山口及山前洪积扇约1000平方公里范围内收集整理贺兰山岩画资料。他说,能在贺兰山下守护着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文化,是一件很幸福自豪的事情,每每看到大家普查到的岩画,心中立刻涌出一种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这些岩画的情感,岩画就是我的孩子。

十多年来,无论寒冬还是暑夏,张建国和同事们走过了贺兰山12个山口,基本上摸清了贺兰山岩画的家底。目前,保守估计贺兰山岩画有3万幅左右,保护好和传承好,是他和同事们最重要的工作。

卖老鼠药的老人教会“诚信”二字

姓名:冯建国

年龄:70后

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商业繁华区,我在一家服装店里见到了冯建国,他指着不远处告诉记者,前面那家衬衣店也是我的。冯建国说,有自己的服装店,还将家里人接进城里生活,这辈子知足了。

在30多年前,这一切还只是冯建国的梦想。那个时候,父亲把积攒了5年的经济农作物卖了,凑了970元支持他去创业。这笔钱可是冯建国全家所有的积蓄,也是家里所有人的希望。冯建国说,他老家在固原市原州区头营乡张崖村,从小一家人生活在山里,爷爷奶奶去世早,父亲承担了整个大家族的重担,不但要抚养自己家孩子长大,还要管着叔叔和姑姑的生活。

冯建国拿着这笔钱考察了许久,决定在兰州采购一批人造皮夹克,在城里摆地摊。想不到的是,一件皮夹克能赚10元左右,一天能卖出20多件,他很快赚回了成本。冯建国就这样踏入了服装业。

刚入行那会儿,冯建国去兰州批发服装,随身带的钱被小偷偷得一干二净,吃饭住店都成了问题。他在街头转悠,看见一个卖老鼠药的老人,坐在一旁观察了一阵,和老人达成协议:如果赶天黑能帮助老人卖够300元钱,老人就给他50元。冯建国说,当时,我拿着老鼠药在老人不远处摆摊,利用摆地摊的经验和口才,天黑前我居然卖了300多元,而老人呢,很讲诚信,真的给了我50元,那个时候一碗面才4角钱。

后来,冯建国只要碰到老人,就会请他好好吃一顿,他从老人身上学到了“诚信”二字,凭着这两个字从事服装行业30多年。现在,他不但把父母接进城里,弟弟、妹妹、叔叔、姑姑都跟着他来城里就业生活了。以前,父亲感恩祖国带来的新生活,给两个儿子分别起名叫“建国”和“建军”。如今冯建国的两个孩子也培养成了大学生,“我这辈子没有白忙乎”。

家访摸底“对症下药”,帮助吸毒者重拾自信

姓名:王建国

年龄:90后

90后的王建国,毕业后来到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社区戒毒康复中心,负责40多名吸毒人员的康复工作。见到王建国时,他面带笑容说:“我刚家访了一位戒毒人员,他现在在搞养殖,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人也乐观了,见了我有说不完的话。”

而在一年多前,这位戒毒者来康复中心报到时,都不敢抬头直视王建国,不敢说话,不敢交流,是一个失去了自信的中年男子。王建国说,他在吸毒之前,家里的日子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,吸毒后败落不堪,尤其强制戒毒之后,家里亲戚和村民都疏远他、看不起他,因此失去了自信,整天睡在家里,好吃懒做。

王建国多次家访摸底发现,这位吸毒人员吸毒之前,特别擅长养羊牛,于是王建国找到了吸毒者的哥哥,三人坐在炕上聊了好久,决定帮助他重新生活。之后,王建国还从村委会要来了国家的扶贫养殖政策,一个小的养殖场逐步走上正轨。

有了正经事,这位吸毒者忙得不亦乐乎,见了人有话说,说话也有了底气,最重要的是脸上有了笑容,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王建国说,只要工作做到位,让吸毒人员找回自信,改变他们的生活,也是能做到的,“我希望我负责的40多名吸毒人员,都能逐渐改变,重新生活起来。”

生态恢复,见到金钱豹的几率越来越大

姓名:张建国

年龄:60后

张建国是六盘山林业局的护林员,也是一位“林二代”。他常说,他和父亲见证了六盘山生态的恢复。我问他:“从哪一点能直接感受到生态恢复了?”张建国想了好久说:“见到金钱豹的几率越来越大了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,张建国追随父亲的脚步,开始在六盘山林带巡山。当时,砍伐森林、盗猎等违法行为常常发生,巡山护林和说服教育让护林员很头疼。那时候,老百姓认为树是自然生长的,砍伐树木很正常,“砍树破坏生态”的话根本听不进去,很多护林员都被村民举着斧头威胁过,还被打伤过。

张建国说,有一回,他们4位护林员巡山,发现10个人正在伐木,上前阻止时,伐木者站成一排大喊:如果继续上前,就把你们砍死。当时,张建国和同事没有害怕,齐齐走上前去,伐木者见此情景撒腿就跑,一番追赶,他们4个人抓住了其中两名伐木者。

正是有了像张建国这些护林员的付出,2000年后,伐木、盗猎的人渐渐少了,生态逐步恢复后,六盘山林带里开始有金钱豹出没。张建国说,这些年他碰到过好多次金钱豹,每年下雪总能在林带里看到金钱豹。

张建国与金钱豹偶遇最近的距离曾仅有四五米,是在下班的路上,他和金钱豹相互对视,最后选择退后,让豹子先走。张建国说,碰见金钱豹一定要给它让路,不然会遭到攻击,“因为豹子有领地意识”。

从“破烂王”到到老板,只为不让贵人失望

姓名:刘建国

年龄:70后

从“破烂王”到一家硅铁商贸公司老板,一路走来,最让刘建国难忘的是两位贵人的扶持。刘建国说,有人帮助你,那是雪中送炭,你一定不能让帮助你的贵人失望。

刘建国原是个农民,结婚后家里生活拮据。他不甘心以种地为生,想改变家人的生活,得到了姑父的帮助,在村里开了一家加工厂,碾米、磨面、粉碎秸秆,虽然又苦又累,但日子总算有些好转。刘建国说:“当时姑父借给我10万块钱,让我赚到钱再还给他,所以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还了这笔钱。”

加工厂开了一年多,收入还是没有达到刘建国的期望。他会一点电焊技术,闲暇时帮村里人干一些修修补补的活,赚点小钱。做着做着,刘建国发现很多人家里都有废铁,便有了收废铁的想法。除了主动送上门的废铁,他还骑着三轮车走家串户,积攒了10多吨废铁后,便拉到废铁市场去卖,收入非常可观。

废铁生意蒸蒸日上,刘建国和废铁厂的孙平建立了渠道,每个月都会拉货送货,发展到后来,钢铁厂的货车上门来拉货,免去了送货的麻烦。在这期间,他遇到一个坎,一个骗子套用废铁厂的车牌,将自己积攒了5万元的废铁拉走,从此无影无踪。“我感觉天都要塌了,我借姑父的钱还没有还清,这一车废铁将我的整个家产都拉没了。”

孙平知道情况后,慷慨地借给他10万块钱,支持他的生意。刘建国说:“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,让我立刻又有了动力。孙平还给我介绍了钢厂、硅铁厂的生意,让我从中间赚差价,慢慢我就缓过来了。”

现在的刘建国,拥有一家经营硅铁的商贸公司,还有废铁收购站,每年能有近百万的收入,他认为这一切和两位贵人密不可分。刘建国说,做人要踏实本分,还要诚实守信,正是因为这样,才会遇到贵人的帮助。

妈妈,您太累了!

姓名:史建国

年龄:00后

史建国在宁夏青铜峡市邵岗中心小学念四年级,有些胆怯,没有过多的话语,性格略显内向。不管问他什么,总是低着头不敢说话,直到我问他,你有什么话要给妈妈说吗?史建国才抬起头说,“妈妈,您太累了!”

史建国的父母是农民,而此时也是农活最忙的时候,周末其他孩子都聚在一起玩,史建国会主动帮妈妈干农活。学习从来不让人操心,闲了还会帮着干家务,有时看见妈妈干活回来了,他就端茶倒水。父母一直担心他干农活会耽误学习,不过听老师说,孩子学习成绩还不错,也就放心多了。

班主任张金侠说,史建国的学习成绩稳定在全班前10名,学校的“优秀学生奖”“优秀成绩奖”“三好学生”等奖状都拿过,不过这孩子不善于表达和表现自己。针对这一点,张金侠和其他代课老师通过让他上课多回答问题慢慢去改变。

很少有这么小的孩子会叫“建国”,为什么史建国的父母会给孩子起这个名字?史建国的父亲说:“这些年,农民日子越来越好了,享受上了养老、医疗等好政策。我和他妈文化程度不高,这辈子为祖国贡献不了什么了,希望孩子们长大后,能为祖国建设出一把力,成为一个有用的人,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。”

原标题:我的10个叫“建国”的朋友

建国初期,我国不少家庭喜欢给孩子起名“建国”,叫着响亮又正气。随着时代变换,80后、90后,甚至00后中,依然有不少名字里带“建国”的。这带有时代印记的名字,在他们这里被沿用传承,寄托着家人的朴素期望。

我决定去拍拍那些叫“建国”的朋友。随着拍摄深入,我发现除了父母的期冀,孩子们也因“建国”二字时时约束并激励自己。比如,送外卖的牛建国觉得:“最起码,我不能当流氓,不能让警察抓了去。”

每一位平凡的“建国”,都有着一段精彩的人生故事。而他们的故事,也是我们的故事。

图文|季正

编辑|王恒婷

将足球从校园“四大害”变成了校园特色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80后

宁夏吴忠市黄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热闹非凡,一群挚爱足球的青少年,正在球场上追梦拼搏。“80后”校园足球教练牛建国,带着固原市回民中学初中队,前来参加今年的全运会。对这支队伍,牛建国很是得意,“这是我们的第二场比赛,第一场已经取得胜利了。”

2014年国家大力开展校园足球建设后,牛建国赶上了学校第一支足球队的组建,当时他是学校的体育老师。回想起来,当时学校的球场,连人工草坪都没有,且不说学生家长,就连学校的文化课老师,都认为孩子踢球会影响文化课成绩,组建足球队遇到的困难,是不可想象的。

当时,社会上很多学校都认为,足球、上网、打架、谈恋爱,是学校里的“四大害”,所以牛建国组建足球队时,学生家长和部分老师都不是很支持。无奈之下,学校团委发起了足球兴趣社团,报名的孩子也不多。没有孩子怎么办?牛建国只能在平时上体育课时,将发现身体素质比较好的孩子组织起来,东拼西凑,最终组建了校园第一支足球队。

有了足球队就要坚持训练,很多孩子因一时兴起参加,兴趣过了就退出了;还有一些孩子,因为家长和班主任认为踢足球影响文化课成绩,也不让参加了。按牛建国的话说,他一直在不断给学校老师、家长、学生做工作,又不断从学校发掘新的足球队员,才将足球队保留了下来。

现在4年多过去了,学校足球队已经发展到了100多名队员,取得的最好成绩是全国西北赛区第六名,学校也被评为国家足球特色学校。

4年里,学校初中学生60多名孩子特招进入高中,高中生有40多名孩子拿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,5名同学拿到了国际一级运动员证,10多名孩子特招进入大学学习……每每说起这些成绩,牛建国自豪无比。

我问建国为啥会取这个名字,他说自己的母亲是老党员,又是村主任,当初起这名是希望他能够为祖国建设做点贡献。很巧的是,牛建国的媳妇是十一国庆节出生,他一直认为,是自己的名字,招来了国庆生日的媳妇。

多次吓退小偷的“女汉子”门卫

姓名:马建国

年龄:50后

马建国,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“女建国”,父亲取名时觉得给女孩起男名好养活。这个男性化的名字,还曾经被马建国的闺蜜老公误会过。

七十年代知识青年下乡,当时马建国这一批35人中只有5个女的。当时下乡的主要工作就是挖沟、挖田。可能是名字的缘故,她总是被派往男同志的队伍,和男的干着同样的活,承担着同样的工作任务。四年下乡结束,大家评价马建国:顶天立地的“女汉子”。这个评价也影响着马建国的一生。

马建国30岁时,老公去世,为了生活一人打两份工。她一个人带着孩子,白天上班,晚上在学校看门,但从未把自己当作弱不禁风的女子。每天凌晨1点到3点,她都要在校园巡视一圈,因为这个时间段是小偷最猖狂作案的时候。

有一回,马建国正在巡视,看到学校卷帘门有20多厘米的缝隙,她立刻拎起铁棍冲了进去,看到一个男人蹲在树坑边准备伺机作案,她一声吼:“你干啥?”

男子有些胆怯地回答:“我转一转。”

马建国提高嗓门说:“大半夜有什么可转,学校有什么偷的?”

男子被吓得急忙说:“我走,你让我出去。”

马建国说:“你怎么爬进来,就怎么爬出去。”

马建国的乐观总会感染其他人,她那爽朗的笑声,总是回荡在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三小的每一角落。踏实硬朗的工作作风,使得30年了,学校都没有舍得换掉这位已60岁的女门卫。

暖心快递哥:送完外卖还帮顾客带走垃圾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90后

1995年出生的牛建国,干过汽车维修,在服装企业打过工,2018年从海原县一个山村来到银川,加入到外卖小哥的队列。

说起名字,牛建国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问过父亲为何给自己取名“建国”,既然叫了建国,就应该给国家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。牛建国说,不管天气多么恶劣,外卖骑手们风雨无阻为大家送去美食,可是,很多无厘头的差评和投诉,让外卖骑手寒心。有几次,他将外卖送到顾客家门口,顾客无缘无故不要了,或者不开门,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为外卖买单,还有顾客因饭菜不合胃口,给外卖骑手差评,这些都让骑手们很郁闷。

牛建国说,绝大多数顾客还是比较暖心的,天气寒冷的时候,外卖送到时,经常有顾客给他端来一杯热水,让他暖暖身子,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。

同事王师傅说,牛建国是个腼腆的孩子,虽不太会说话,但是个热心人。前几天,牛建国送外卖的路上捡到一个快件,他就按照收件人的地址送了过去,弄得收件人误以为外卖小哥兼职送快递了。他还经常帮顾客把垃圾从楼上带下来,外卖配送站已经接到好几次表扬他的电话了。

牛建国说,他今年24岁,从山区到城市打拼,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在城市里买房安家。

拒绝哈佛高薪邀请,坚持回国做研究

姓名:牛建国

年龄:70后

我第一次见到牛建国时,他正在宁夏医科大学科技楼的实验室里,和弟子们研究脑神经的实验数据,建设这个实验室,是他梦寐以求的事。

1997年,牛建国毕业于宁夏医科大学,并于2005年在本校读完了硕士研究生。2006年在学校的支持下,牛建国去日本一所大学研修神经科学。在此期间,因个人能力出众和学习研究认真,日本大学的教授帮助他申请到日本政府奖学金。之后,经过4年苦学,牛建国拿到了博士学位证。

回国后,牛建国着手建立宁夏颅脑疾病重点实验室,经过两年的努力,他和宁夏医科大学校方启动了“宁夏脑计划”,并于2016年获得了自治区首批“十三五”重大专项的支持,这个计划,提前为国家即将启动的“中国脑计划”提供了一定的基础。

2015年,在美国芝加哥召开的一次世界神经科学会上,牛建国的日本老师和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交流科研成果,哈佛大学的教授对牛建国在日本完成的实验数据和成果非常感兴趣,邀请牛建国去美国哈佛大学帮助他完成一项研究工作。2016年,牛建国前往美国哈佛大学,再次踏上求学之路。两年后,哈佛大学的教授想让他留在美国,提出帮助他办理签证、提高工资待遇等,但被他拒绝了,“谢谢,我要回到祖国。”

因为有了美国和日本的留学经历,经常有医院邀请牛建国去工作,且待遇可观,但他都没有去。牛建国说,他是宁夏人,是宁夏医科大学培养了我,我要将我所学的知识,在自己的母校传授给更多的学子,为家乡的医疗建设出一把力。

“岩画就是我的孩子”

姓名:张建国

年龄:70后

初识张建国是在2012年,当时我和同事跟着他在贺兰山苏峪口进行岩画普查。

那天我们刚走进苏峪口一个沟口,就发现了一块能搬动的岩画,是一幅“羊”的图案。张建国将其装进背包继续前行,走了10多分钟,又发现一块上面有“马”的岩画,张建国和同事决定将它们带回馆里。

两块大概70斤的岩画,普查队员们轮流作业,一会儿抱在胸前,一会儿背到后背,当天普查工作结束,岩画被队员们搬回了岩画馆。张建国说,能搬动的岩画一定要及时带回,避免丢失和损坏。我们在岩画馆里看到的各种各样的岩画,每一块都有他们的汗水和艰辛。

2001年从宁夏大学历史系毕业,张建国就来到贺兰山岩画管理处工作,至今已经第19个年头了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和岩画打交道,先后组织参与贺兰山东麓银川市境内12个山口的岩画野外调查工作,行程近万公里,在贺兰山众山口及山前洪积扇约1000平方公里范围内收集整理贺兰山岩画资料。他说,能在贺兰山下守护着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文化,是一件很幸福自豪的事情,每每看到大家普查到的岩画,心中立刻涌出一种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这些岩画的情感,岩画就是我的孩子。

十多年来,无论寒冬还是暑夏,张建国和同事们走过了贺兰山12个山口,基本上摸清了贺兰山岩画的家底。目前,保守估计贺兰山岩画有3万幅左右,保护好和传承好,是他和同事们最重要的工作。

卖老鼠药的老人教会“诚信”二字

姓名:冯建国

年龄:70后

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商业繁华区,我在一家服装店里见到了冯建国,他指着不远处告诉记者,前面那家衬衣店也是我的。冯建国说,有自己的服装店,还将家里人接进城里生活,这辈子知足了。

在30多年前,这一切还只是冯建国的梦想。那个时候,父亲把积攒了5年的经济农作物卖了,凑了970元支持他去创业。这笔钱可是冯建国全家所有的积蓄,也是家里所有人的希望。冯建国说,他老家在固原市原州区头营乡张崖村,从小一家人生活在山里,爷爷奶奶去世早,父亲承担了整个大家族的重担,不但要抚养自己家孩子长大,还要管着叔叔和姑姑的生活。

冯建国拿着这笔钱考察了许久,决定在兰州采购一批人造皮夹克,在城里摆地摊。想不到的是,一件皮夹克能赚10元左右,一天能卖出20多件,他很快赚回了成本。冯建国就这样踏入了服装业。

刚入行那会儿,冯建国去兰州批发服装,随身带的钱被小偷偷得一干二净,吃饭住店都成了问题。他在街头转悠,看见一个卖老鼠药的老人,坐在一旁观察了一阵,和老人达成协议:如果赶天黑能帮助老人卖够300元钱,老人就给他50元。冯建国说,当时,我拿着老鼠药在老人不远处摆摊,利用摆地摊的经验和口才,天黑前我居然卖了300多元,而老人呢,很讲诚信,真的给了我50元,那个时候一碗面才4角钱。

后来,冯建国只要碰到老人,就会请他好好吃一顿,他从老人身上学到了“诚信”二字,凭着这两个字从事服装行业30多年。现在,他不但把父母接进城里,弟弟、妹妹、叔叔、姑姑都跟着他来城里就业生活了。以前,父亲感恩祖国带来的新生活,给两个儿子分别起名叫“建国”和“建军”。如今冯建国的两个孩子也培养成了大学生,“我这辈子没有白忙乎”。

家访摸底“对症下药”,帮助吸毒者重拾自信

姓名:王建国

年龄:90后

90后的王建国,毕业后来到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社区戒毒康复中心,负责40多名吸毒人员的康复工作。见到王建国时,他面带笑容说:“我刚家访了一位戒毒人员,他现在在搞养殖,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人也乐观了,见了我有说不完的话。”

而在一年多前,这位戒毒者来康复中心报到时,都不敢抬头直视王建国,不敢说话,不敢交流,是一个失去了自信的中年男子。王建国说,他在吸毒之前,家里的日子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,吸毒后败落不堪,尤其强制戒毒之后,家里亲戚和村民都疏远他、看不起他,因此失去了自信,整天睡在家里,好吃懒做。

王建国多次家访摸底发现,这位吸毒人员吸毒之前,特别擅长养羊牛,于是王建国找到了吸毒者的哥哥,三人坐在炕上聊了好久,决定帮助他重新生活。之后,王建国还从村委会要来了国家的扶贫养殖政策,一个小的养殖场逐步走上正轨。

有了正经事,这位吸毒者忙得不亦乐乎,见了人有话说,说话也有了底气,最重要的是脸上有了笑容,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王建国说,只要工作做到位,让吸毒人员找回自信,改变他们的生活,也是能做到的,“我希望我负责的40多名吸毒人员,都能逐渐改变,重新生活起来。”

生态恢复,见到金钱豹的几率越来越大

姓名:张建国

年龄:60后

张建国是六盘山林业局的护林员,也是一位“林二代”。他常说,他和父亲见证了六盘山生态的恢复。我问他:“从哪一点能直接感受到生态恢复了?”张建国想了好久说:“见到金钱豹的几率越来越大了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,张建国追随父亲的脚步,开始在六盘山林带巡山。当时,砍伐森林、盗猎等违法行为常常发生,巡山护林和说服教育让护林员很头疼。那时候,老百姓认为树是自然生长的,砍伐树木很正常,“砍树破坏生态”的话根本听不进去,很多护林员都被村民举着斧头威胁过,还被打伤过。

张建国说,有一回,他们4位护林员巡山,发现10个人正在伐木,上前阻止时,伐木者站成一排大喊:如果继续上前,就把你们砍死。当时,张建国和同事没有害怕,齐齐走上前去,伐木者见此情景撒腿就跑,一番追赶,他们4个人抓住了其中两名伐木者。

正是有了像张建国这些护林员的付出,2000年后,伐木、盗猎的人渐渐少了,生态逐步恢复后,六盘山林带里开始有金钱豹出没。张建国说,这些年他碰到过好多次金钱豹,每年下雪总能在林带里看到金钱豹。

张建国与金钱豹偶遇最近的距离曾仅有四五米,是在下班的路上,他和金钱豹相互对视,最后选择退后,让豹子先走。张建国说,碰见金钱豹一定要给它让路,不然会遭到攻击,“因为豹子有领地意识”。

从“破烂王”到到老板,只为不让贵人失望

姓名:刘建国

年龄:70后

从“破烂王”到一家硅铁商贸公司老板,一路走来,最让刘建国难忘的是两位贵人的扶持。刘建国说,有人帮助你,那是雪中送炭,你一定不能让帮助你的贵人失望。

刘建国原是个农民,结婚后家里生活拮据。他不甘心以种地为生,想改变家人的生活,得到了姑父的帮助,在村里开了一家加工厂,碾米、磨面、粉碎秸秆,虽然又苦又累,但日子总算有些好转。刘建国说:“当时姑父借给我10万块钱,让我赚到钱再还给他,所以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还了这笔钱。”

加工厂开了一年多,收入还是没有达到刘建国的期望。他会一点电焊技术,闲暇时帮村里人干一些修修补补的活,赚点小钱。做着做着,刘建国发现很多人家里都有废铁,便有了收废铁的想法。除了主动送上门的废铁,他还骑着三轮车走家串户,积攒了10多吨废铁后,便拉到废铁市场去卖,收入非常可观。

废铁生意蒸蒸日上,刘建国和废铁厂的孙平建立了渠道,每个月都会拉货送货,发展到后来,钢铁厂的货车上门来拉货,免去了送货的麻烦。在这期间,他遇到一个坎,一个骗子套用废铁厂的车牌,将自己积攒了5万元的废铁拉走,从此无影无踪。“我感觉天都要塌了,我借姑父的钱还没有还清,这一车废铁将我的整个家产都拉没了。”

孙平知道情况后,慷慨地借给他10万块钱,支持他的生意。刘建国说:“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,让我立刻又有了动力。孙平还给我介绍了钢厂、硅铁厂的生意,让我从中间赚差价,慢慢我就缓过来了。”

现在的刘建国,拥有一家经营硅铁的商贸公司,还有废铁收购站,每年能有近百万的收入,他认为这一切和两位贵人密不可分。刘建国说,做人要踏实本分,还要诚实守信,正是因为这样,才会遇到贵人的帮助。

妈妈,您太累了!

姓名:史建国

年龄:00后

史建国在宁夏青铜峡市邵岗中心小学念四年级,有些胆怯,没有过多的话语,性格略显内向。不管问他什么,总是低着头不敢说话,直到我问他,你有什么话要给妈妈说吗?史建国才抬起头说,“妈妈,您太累了!”

史建国的父母是农民,而此时也是农活最忙的时候,周末其他孩子都聚在一起玩,史建国会主动帮妈妈干农活。学习从来不让人操心,闲了还会帮着干家务,有时看见妈妈干活回来了,他就端茶倒水。父母一直担心他干农活会耽误学习,不过听老师说,孩子学习成绩还不错,也就放心多了。

班主任张金侠说,史建国的学习成绩稳定在全班前10名,学校的“优秀学生奖”“优秀成绩奖”“三好学生”等奖状都拿过,不过这孩子不善于表达和表现自己。针对这一点,张金侠和其他代课老师通过让他上课多回答问题慢慢去改变。

很少有这么小的孩子会叫“建国”,为什么史建国的父母会给孩子起这个名字?史建国的父亲说:“这些年,农民日子越来越好了,享受上了养老、医疗等好政策。我和他妈文化程度不高,这辈子为祖国贡献不了什么了,希望孩子们长大后,能为祖国建设出一把力,成为一个有用的人,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。”

资讯

李安点名黄渤合作 让网友们是期待不已

2019-10-5 0:02:25

资讯

美朝即将重启接触对话,中国外交部回应

2019-10-5 0:02:30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